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名利双收?ASLA获奖团队谈景观行业新模式

景观设计学 2019-05-26 来源:景观中国网
原创
《景观设计学》对话MRA总裁谷敬鹏女士与首席科研专家Isaac Hametz先生,共同探讨景观设计行业实践服务模式与新时代使命。

2018年,Mahan Rykiel景观设计事务所(Mahan Rykiel Associates,以下简称MRA)的“疏浚设计”(Design with Dredge)计划荣获ASLA研究类荣誉奖。组委会评价道:“这个计划体现出的研究模式,正是景观设计行业该有的方向。”

在《景观设计学》2019年第1期《景观服务新模式:疏浚设计》一文中,MRA指出:“景观设计正处于复兴时期……大型景观项目(如城市公园、滨水区,以及城市中心开发区)因巨大的规模和尺度,会对其所在的城市带来重要的社会、生态和经济影响。这种客户主导的服务模式影响着景观项目的进行,也影响了景观设计师的收入及声望,但这只是景观实践的其中一种模式。”(可点击阅读原文下载此文)

《景观设计学》对话MRA总裁谷敬鹏女士与首席科研专家Isaac Hametz先生,共同探讨景观设计行业实践服务模式与新时代使命。

640.webp.jpg

谷敬鹏

Mahan Rykiel

景观设计事务所总裁

640.webp (1).jpg

Isaac Hametz

Mahan Rykiel

景观设计事务所首席科研专家

LAF 

在《景观设计学》期刊发表的《景观服务新模式》一文中,你们认为景观设计正处于一个复兴时期,其中一个标志性事件是2017年美国景观设计师Kate Orff被授予了麦克阿瑟天才奖(McArthur Foundation Fellowship)。您如何解读景观设计学科与景观行业的“复兴”?

MRA 

当前,我们面临人类文明有史以来最大的挑战,包括气候变化、物种保护、全球化、收入差距、种族平等、性别歧视、心理和公共健康等复杂议题。这些挑战体现在各个领域且彼此关联,但它们在本质上都与景观息息相关。开发商、学术机构、医疗中心、文化组织、城市和地区政府,以及社区团体等已开始认识到这一点,并看到了景观投资所带来的多方面回报。

正因如此,MRA与全世界越来越多的景观同仁正积极投入这些愈发复杂的项目,并在跨专业团队中扮演着领导角色。我们所掌握的独特技能和景观学科包容性的理论框架,将使景观专业的学生和学者拥有更广阔的用武之地。Kate Orff的获奖,以及她本人和其团队在这种趋势中所发挥的日益强大的作用,即是对景观设计全面复兴的最好证明。

2016年,由景观设计基金会(Landscape Architecture Foundation)发起的《新景观宣言》(New Landscape Declaration),已被翻译成18种语言并在世界各地广泛传播,提醒着作为景观设计师的我们,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中被赋予的新使命。

20190524_160050_000.jpg

《新景观宣言》封面。2016年6月10、11日,景观设计学基金会召集了来自世界各地景观设计学领域具有影响力的思想领袖齐聚费城,共同就“景观设计学如何在21世纪发挥其重大作用”这一议题展开讨论  ©  Landscape Architecture Foundation

LAF 

在许多景观设计师都以追求经济利益或个人声望为目标的当下,你们如何解读这种“新使命”?

MRA 

正如MRA在《景观服务新模式》一文中所说,现代景观设计业正从单一的客户主导型服务模式,扩展为更倚重跨学科协同合作的专业实践模式。景观设计师要想在这种日益复杂的环境中继续取得成功,必须将创意设计思维应用于科学研究与业务发展中。如果景观设计师意识不到“新使命”与经济利益和个人声望本质上是统一的,那么我们就很难实现专业愿望,也不可能获得预期的经济回报。在MRA,我们将景观设计的学科发展和业务发展合二为一:在进取与务实之间寻求平衡。

20190524_160050_001.jpg

640.webp (2).jpg

MRA代表作品:位于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的美国贺卡礼品公司总部项目 ©  Mahan Rykiel Associates

对于景观专业的学生和刚进入景观行业的人而言,在职业使命和经济效益上取得平衡确实不易。然而,我们在面临诸多挑战的同时,也幸运地能获得许多机会,能够积极尝试各种有益的方法,完成新的使命,并名利双收。

事实上,现在许多学生和年轻景观从业人员,因具有勇于接纳新事物并且积极探索新的研究、设计和模拟方法的特质,大大地促进了景观专业的发展进步,并逐渐取得实现使命和现实考量之间的平衡。这些也是我们在雇用年轻设计师时期待看到的特质。

MRA很荣幸地将许多才华横溢的年轻景观设计师纳入团队,他们的专业技能涵盖水利动力学、地理空间模型、数字组建、立体表现、空间设计等方面,有助于发展并体现景观设计的多元性和敏感性。

在这个景观专业的新时代中,学生、年轻景观从业者和资深的景观设计师都必须吸取过去的经验教训,在每个项目中持续提出更多更好的想法,这也是MRA团队一贯秉持的信念。未来MRA将通过逐步进化并调整我们的专业技能,与时共进,为社会带来更加积极正面的影响。

由MRA设计的“空旷沙地”项目(在巴尔的摩城市内港海滩引入的快闪设计)是景观设计基金会案例研究调查首批收录的快闪类项目 © Mahan Rykiel Associates

LAF 

在《景观服务新模式》一文中,MRA认为JCFO、D.I.R.T Studio、SCAPE等景观设计事务所正在定义现如今的景观专业实践及服务模式。与此同时,MRA和你们的合作伙伴正在为行业制定一套务实的应用框架,倡导关注经济发展、生态管理和社区认同等问题。那么MRA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MRA 

我们认为景观学科和景观设计师所扮演的角色一直在不断地变化——在解决当代经济发展、生态管理和社区认同的问题时,MRA持续调整和提出新的方法、模式与合作关系。我们的目标是创建丰富的人居环境和生机勃勃的自然系统景观。

为此,在实践中我们与客户及利益相关者共同合作,通过我们精湛的设计技艺、深度的倾听、果敢的行动,创建一个更加开放、均衡的视野——从本质上说,景观设计师处理景观的方式取决于他们视野的开放程度;视野越开放,就越有可能发现每个场地、每个项目的可造之处。另外,MRA从不刻意强调通过特定的符号或设计手法给项目打上自己的标签,而是通过我们的设计方法和设计过程创造最适合场地和使用者的设计。

20190524_160050_005.jpg

MRA代表作品:位于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的伊戈公园项目 © Mahan Rykiel Associates

20190524_160050_006.jpg

MRA代表作品:位于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的王子公园项目 © Mahan Rykiel Associates

要深入了解MRA的设计策略,必须重申MRA对于“服务”的定义,正如在《景观服务新模式》中所谈到的:景观服务是立体的和多元的,在为客户提供景观专业服务的同时,也服务我们的社区、环境和后代。MRA以这种广义的景观服务概念对待每一个项目,打破了个体项目在概念、时间和空间上的局限性。

我们非常重视这种开放的态度,因为它不仅为景观创新设计提供了更多韧性空间,也为我们的团队、客户与合作对象提供了明确且统一的思维模式。因此,拥有开放的思维并能有效地付诸实践,是MRA最强的核心竞争力。

20190524_160050_007.jpg

20190524_160050_008.jpg

MRA所倡导的协同设计模式与具体过程 ©  Mahan Rykiel Associates

LAF 

我们注意到,MRA的实践格外强调与客户合作的重要性。在你们多年的从业经验中,你们认为景观设计师与客户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哪些变化?

MRA 

MRA成立于1983年。在过去的36年间,我们见证了政府法规、建造技术、融资机制、环境条件、人文观念等方面所发生的重大变革,这些变化对景观设计实践产生了深刻的影响。MRA也随之探索出了一套设计方法,奠定了MRA三十多年以来的文化理念——我们始终强调沟通和协作。

然而,因我们的客户与合作伙伴意识到当前气候变化、全球资本市场变动,以及技术日新月异的不确定性,他们比以往更重视景观设计实践,并积极主动地以此解决日益纷繁复杂的项目与议题。相信在快速变化的世界中,MRA对客户关系和协作的重视将更加可贵,并会为我们带来更多发展机会。

20190524_160050_009.jpg

在巴尔的摩某个社区总体规划中,MRA规划总监Tom McGilloway听取社区成员的规划意见  ©  Mahan Rykiel Associates

20190524_160050_010.jpg

20190524_160050_011.jpg

MRA与客户共同讨论设计过程  ©  Mahan Rykiel Associates

LAF 

你们如何理解景观设计与研究之间的关系?

MRA 

景观设计是个相对年轻的行业。我们仍然需要大量依赖农学、园艺学、土壤学、水文学、生态学、建筑学、工程学等相关学科的方法和科学理论来支持景观专业的技术和美学设计决策。但对于景观专业而言,因为世界正在迅速地变化,世界各地的学者和实践者(包括MRA在内)正在积极探索新的景观研究理论和操作途径,这是一个迫切而重要的话题。

20190524_160050_012.jpg

Isaac Hametz在实验室中进行光学实验 © Mahan Rykiel Associates

20190524_160050_013.jpg

MRA的研究人员在开展土壤调研工作 © Mahan Rykiel Associates

20190524_160050_014.jpg

在疏浚设计计划中,MRA在开展场地研究作业 © Mahan Rykiel Associates

正如美国著名景观学者Joan Nassauer所说,景观实践是一种综合的方法(landscape is a synthesis method)。在这个意义上,景观设计和研究之间是密不可分的,二者实为一体,实际的景观项目中既包含基础研究课题、应用科学与设计决策,也包含可量化的结果。景观设计必须不断完善并开发出新的方法、模式和合作关系,以展示其拥有能够为客户、利益相关者和环境带来共同利益的巨大潜力。为了推动行业发展,便需要消除景观设计和研究之间的隔阂,并让我们的合作伙伴也意识到这一点。

MRA代表作品:位于美国巴尔的摩的拉兹菲尔德(Fitzgerald)项目突显了多户居住区项目中的户外设施的价值 © Mahan Rykiel Associates

LAF 

我们了解到,谷女士您曾就读于清华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这两段学习经历对您的职业生涯产生了何种影响?您对于那些对于行业前景和个人职业发展都感到迷茫的景观专业同学们有什么建议?

谷敬鹏 

我在清华大学接受了严格的建筑专业教育。在那段学习期间,我掌握了重要的基础设计技能,包括对尺度、材质、光线、材料、历史和文化等方面的深刻理解,以及对建造细节的关注,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

清华大学建筑系很多老先生的人文和艺术修养至今让我望尘莫及,每次和他们讨论设计和人生都感觉如沐春风,不仅学术受益,更让我学会如何做人,如何面对挑战。更重要的是,清华大学的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使我牢记要学会自强自律、勇于承担社会责任。这种专业和道德的双重熏陶令我受益终身。

20190524_160050_017.jpg

刚刚加入MRA时期的谷敬鹏女士  © 谷敬鹏

我前往美国求学初期并不容易。在读景观设计研究生课程的第一年,我经历了很大的文化冲击,我需要学习一种全新的教育和专业学科体系,并同时适应陌生环境、克服语言障碍。然而,这些挑战也使我放慢脚步,思考我来美国求学的目的、我个人的文化背景和职业抱负。

自省之后,我迎来了一段快速成长的时期。正是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期间,我接触了两门关于设计研究和设计方法的重要课程,培养了“三思而后行”“方向比努力重要”的思维习惯。

我相信这可能是我可以与那些即将开启他们的景观职业生涯的年轻学子们分享的最有意义的建议:在投入精力之前,最好先花足够多的时间来明确方向,问问自己最喜欢做什么、多年之后的人生和职业目标是什么、哪些问题对你而言是最重要的、你打算如何实现你的目标,并如何持之以恒。当然这些答案会随着你的经历不断改变、完善、调整。当你找到你想要的东西时,不要放手,坚持下去。

很多时候我们不仅仅要考虑想得到什么,也要考虑你准备放弃什么。做到这一点可能并不容易,但明确最终目标有助于我们把握大局,保持一种健康积极的心态,应对挑战。

640.webp (3).jpg

谷敬鹏女士向景观设计学生推荐了三本读物,分别是Julian Raxworthy著写的《过度生长》(Overgrown);Catherine Seavitt Nordenson、Guy Nordenson和Julia Chapman合著的《沿海韧性结构》(Structures of Coastal Resilience);Michelle Obama的回忆录《成为》(Becoming)

我还想强调一点:设计师要尽量跳出小我,积极承担社会责任。这一观念帮我战胜了人生中的许多挑战。我们做设计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我们的环境、社区和我们的后代。眼光开阔一些才可以跳出自己或小团队的得失,避免“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任何成功都离不开团队每一个人的贡献,我们要怀有“功成不必在我”的胸怀——唯有如此,才能实现我们心中的美好愿景,彼此团结起来,取得更大的收益,共同建设景观界和人类的美好明天。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于景观中国网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景观中国网立场。如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稿,需注明“文章来源:景观中国网”。如有侵权,请与发布者或我们联系。
投稿邮箱:
contact@landscape.cn
联系电话:010-62747757


打赏
  • 给Ta打个赏

0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