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儿童节 | 理想中的幼儿园长什么样儿?

景观设计学 2019-05-29 来源:景观中国网
原创
如果长期处于封闭的教室之中,会使幼儿产生焦虑的情绪,只有走出教室,来到户外,才能够使他们有机会接触到大自然,同昆虫、植物、泥土,以及随季节发生变化的环境产生联系,促进其体能和认知能力的发展。

2019年2月15日,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北京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发布了《北京市幼儿园办园质量督导评估办法(试行)》。作为2019年的1号文件,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该评估办法将评估结果设为A、B、C、D四个等级,总分为1000分,评分标准细化到人员条件、空间与设施、机构管理、保育教育、办园成效等各个方面。

20190529_163631_000.jpg

《北京市幼儿园办园质量督导评估标准》节选

© 北京市教育委员会

作为景观设计行业中的一员,我特别注意到其中几项评价标准:

提供全日制服务的机构,应有相对独立的幼儿户外活动场地及安全防护措施,户外活动场地生均使用面积不低于2平方米。

活动目标符合本班幼儿的年龄特点和实际发展水平,并有一定的挑战性。

重视幼儿学习过程,尊重幼儿学习方式和特点,注重鼓励支持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进行学习探索。

能根据幼儿年龄特点和季节特征安排户外活动,在正常情况下,幼儿户外活动时间每天不少于2小时(其中户外体育活动不少于1小时)。

户外活动内容、形式丰富多样,有益于幼儿健康、自主发展。

其中,“户外活动”作为一项考察重点被提出,但是该标准仅对户外空间的活动面积和活动时间作出了定量要求,而未对户外空间的品质提出更为具体的考核标准。对于全日制入托的幼儿而言,他们将会在幼儿园中度过人生中十分重要的三年。如果长期处于封闭的教室之中,会使幼儿产生焦虑的情绪,只有走出教室,来到户外,才能够使他们有机会接触到大自然,同昆虫、植物、泥土,以及随季节发生变化的环境产生联系,促进其体能和认知能力的发展。考虑到安全性等诸多因素,当前国内大部分幼儿园倾向于选择在园内开展户外活动。由此,幼儿园的户外空间品质就变得极为重要。

自然空间的重要性

从生物学的角度上讲,孩子会将所接触的环境融入自己的身体之中。孩子每公斤身体的饮食和呼吸量是成人的二至三倍。所以,我们所创造的环境对孩子的影响要大于成人。而这些影响的结果不是持续5年或10年,而是70年或80年。因此,关注儿童健康极为重要。有一句西谚这样说道:童年将决定人的一生(The boy is the father of man)。

有研究表明,无论是精神上、社会性上,还是在体质上,在自然空间中玩耍的孩子,例如在河边的树林和灌丛间奔跑,或向河中扔—会儿石头比呆在房间里的孩子更加健康。此外,现已有许多学者针对绿色自然景观对注意力的影响进行了研究,并取得了显著成果。置身于自然景观之中,能持续提升人的专注力,而专注力的培养对于儿童而言尤为重要。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研究发现,被诊断为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DHD)的儿童若能更多地接触绿色自然空间,其症状可得到缓解。[1]~[3]

我们的幼儿园够“自然”吗?

随着设计水平和审美水平的提升,国内的幼儿园设计,特别是一些品牌幼儿园的设计越来越注重为幼儿提供多种具有吸引力的活动空间。但一个现象是,幼儿园的户外活动空间基本都是“器材-围栏-铺地”的单一组合,对自然的重视程度远远不够。我们的孩子太“干净”了,缺少和自然的连接,儿童在这样的开放空间里无法获得自然体验,无法与植被、水体和泥土进行接触,从而容易造成“大自然缺失症”[4]。

20190529_163631_001.jpg

国内幼儿园常见的“器材-围栏-铺地”组合

亲自然设计

亲自然设计的目的是在人造环境中融入自然刺激,以保护、维持、恢复、提高我们与自然世界在生理、认知和心理上的联系。在项目初期就引入亲自然设计,建筑师、景观设计师可以以此为工具促进儿童健康目标、基础设施韧性,以及文化美学的协调性和一致性。

其中,树木可能是最容易实现的自然景观元素,一棵树就是一个视觉焦点,一处嬉闹乐园。

20190529_163631_002.jpg

KM幼儿园(日本)

© Studio Bauhaus, Ryuji Inoue

声名远播的藤幼儿园(Montessori School Fuji Kindergarten)拥有一个非常适合奔跑的环形屋顶。其中,三棵从屋顶穿出的大树最为引人注目,建筑师被允许使用绳索当作护栏,保护儿童不会从大树与屋顶之间的空隙中掉下来。这些大树非常受欢迎,有时甚至会有大约40个孩子围着一棵树一起玩耍。

藤幼儿园(日本)

© Katsuhisa Kida / FOTOTECA

20190529_163631_005.jpg

藤幼儿园(日本)

© Tezuka Architects

幼儿园户外空间的一部分地表可以不采用任何铺装,保留自然本来的肌理(包括地形),或仅使用自然材料,就可以极大地促进幼儿的“五感”发展。

20190529_163631_006.jpg

Naver Imae幼儿园(韩国)

© Joonhwan Yoon

SMW幼儿园(日本)

© Toshinari Soga (studio BAUHAUS)

20190529_163631_010.jpg

KM幼儿园(日本)

© Studio Bauhaus, Ryuji Inoue

640.webp.jpg

Public幼儿园(希腊)

© Mariana Bisti

20190529_163631_011.jpg

Tomonoki-Himawari幼儿园 (日本)

© Takumi Ota

水具有激发人与场地积极情感联系的强大能力。现有的证据表明人们偏好带有水景的景观,尤其是当水景占据整个景色的三分之二左右时。能够接触到水或与水进行互动可减少压力、增加宁静感,甚至能够增强注意力和记忆力。[5]

20190529_163631_012.jpg

SMW幼儿园(日本)

© Toshinari Soga (studio BAUHAUS)

更多时候,幼儿园中的水景都不需要刻意营造,只需在设计时保留一处安全的凹地,下雨后自然形成的水坑就是孩子们最好的玩乐之所。

20190529_163631_013.jpg

YM幼儿园(日本)

© Ryuji Inoue

日本D1托儿所。根据不同使用需求,通过移动桌椅灵活改变空间用途,使中庭成为一处嬉水乐园。

© Studio Bauhaus, Ryuji Inoue

此外,通过将室内空间最大限度地朝向庭院开放,也可以更多地获得与自然的联系。

20190529_163631_016.jpg

KM幼儿园(日本)

© Studio Bauhaus, Ryuji Inoue

20190529_163631_017.jpg

La Ruche幼儿园(法国)

© GUILLAUME AMAT

建筑外围的滑动凹槽可以保证空间在闭合与开放间自由转换。

20190529_163631_018.jpg

YM幼儿园(日本)

© Ryuji Inoue

20190529_163631_019.jpg

D1托儿所(日本)

© Studio Bauhaus, Ryuji Inoue

再来分享一个《景观设计学》期刊曾经刊发过的案例——越南边和市农场幼儿园。该幼儿园距同奈省胡志明市约30km,其所在的边和市工业区是越南几大工业区之一。项目委托方是一家台湾制鞋公司,他们想为工厂工人的子女建造一所可持续教育幼儿园。委托方希望能为500个儿童创造一个气氛良好而且安全的教育场所,通过实践学习向孩子们传达可持续的理念。此外,因为该幼儿园是为低收入工厂工人建造的福利设施,故需严格控制其建造和运营成本。

农场幼儿园绿色屋顶的形状是一笔画成的三扭环,创造出三个内部庭院,为儿童提供了安全舒适的活动场地。屋顶的两端都延伸至庭院中,当孩子们在屋顶上穿行时,能够获得一种别样的生态体验。屋顶被设计成菜园,用以教育孩子们农业的重要性,帮助他们维持与自然的亲密关系,培养他们的观察能力和动手能力。建筑立面外层覆盖着排列整齐的预制混凝土百叶,苦瓜、黄瓜等蔓生植物攀援其上,形成了一个“立体菜园”,而菜园收获的蔬菜则用来为孩子们烹饪健康的午餐,余下部分分发给工人家庭。

20190529_163631_020.jpg

越南边和市农场幼儿园

20190529_163631_021.jpg

绿意盎然的教育空间

位于中国云南省玉溪市的玉溪市第二幼儿园在经WADI设计改造后也实现了与自然的连接。通过雨水花园和小农夫菜园的一体化设计,辅以排水暗沟、雨水收集罐等排水收水设施,这里成为了一个体验式自然课堂。通过观察雨水花园,孩子们可以认知雨水的自然循环过程,并学会如何使用雨水收集罐;通过在菜园中劳作,孩子们可以了解种植常识,并体会收获的乐趣。不囿于封闭的教室,设计师让孩子们拥有了更多接触自然的机会。该幼儿园改造工程获得了2018年ELA生态景观十佳大奖。

20190529_163631_022.jpg

小朋友们的自然课堂

© WADI设计

20190529_163631_023.jpg

小农夫菜园建成效果

© WADI设计

20190529_163631_024.jpg

小朋友正在使用雨水收集罐中的雨水浇灌小菜园

© WADI设计

20190529_163631_025.jpg

露台猫头鹰雨水管滞留槽

© WADI设计

20190529_163631_026.jpg

观察垂直绿墙

© WADI设计

自然空间带来的诸多益处无疑对于设计各种尺度的景观具有重要指导意义,而幼儿园的户外空间正是体现场所精神的理想场地。即便没有出台相关的定量指标,我们能否在现有规范的制约下,尽可能地为孩子们创造符合儿童认知规律、符合“通用设计原则”(Universal Design Principle)的户外活动场地,使之更加贴近自然,而非将他们与自然相隔离。

正如藤幼儿园的主创建筑师手冢贵晴(Takaharu Tezuka)所言:孩子不需要被过度地保护,他们需要被允许去探索,即便有时会摔倒,有时会受点伤,但他们会从中学到如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更多关于藤幼儿园的理念分享,请看手冢贵晴的TED演讲

不需要多么优越的硬件设施,只要能够在现有条件下最大限度地为儿童提供亲自然空间,让他们有更多机会去观察自然、体验自然,允许他们尽情探索自然,保护他们在这个过程中表现出的好奇心、求知欲和创造力,便是我心目中理想的幼儿园。

我相信,随着理念的不断转变,规范的不断完善,未来将会出现更多的亲自然设计幼儿园,为孩子们创造出一个个更加健康、更加美丽、更加自然的小小世界,为他们留下美好的童年底色,帮助他们成长为更好的人。

20190529_163631_027.jpg

编辑、制作 | 田晓劼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于景观中国网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景观中国网立场。如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稿,需注明“文章来源:景观中国网”。如有侵权,请与发布者或我们联系。
投稿邮箱:
contact@landscape.cn
联系电话:010-62747757

打赏
  • 给Ta打个赏

3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任性“:  中国跟日本不同,大城市没地建,小城市没钱建,两个国家人口数量相差太大了。
2019-06-03 14:47:15
aluli:  要是幼儿园都是自然的,里面的孩子就幸福啦!
2019-05-30 18:47:3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