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伦敦住房危机深化,新的先锋性解决提案待女王“批准”

纽扣 2019-03-08 来源:archdaily
薪酬提高的幅度与房价上涨的速度不成比例,这进一步加剧了本已严峻的住房危机。

1.jpg

白金汉宫是英国君主位于伦敦的寝宫和办公处,自19世纪30年代以来一直为英国皇家所属。白金汉宫建筑面积828821平方英尺(约77000平方米),有775间客房,79间浴室。“(白金汉宫的)房间内布满了闪闪发光的烛台。华丽的地毯,锃亮的大理石柱,精美的雕塑和昂贵的艺术品,彰显着这栋宅邸奢华的皇家气质”,建筑和室内设计事务所 Opposite Office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 Benedikt Hartl 介绍说。近日,该事务所提出了一项名为 “买得起的宫殿”(Affordable Palace) 的提案。这项提案极为大胆,如果实现的话,这栋皇家宅邸也可以成为寻常百姓的家。

2.jpg

“买得起的宫殿”(Affordable Palace)的具体内容是,在白金汉宫上面建立一个多层次的复合生活社区,为超过五万名伦敦居民提供市中心的居住空间。这项提案凸显了避免耗费高昂的土地成本这一额外优势。土地成本常常会抬高住宅建筑的价格,让购买者难以承受,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住房危机。而在白金汉宫上方建立复合型社区,将有助于宫殿更好地开展公关活动,同时引起人们对于住房危机的关注和对于经济适用型住房需求的思考。

Affordable Palace 提案看上去似乎是一个为了“上头条”而造的博人眼球的噱头,然而事实上设计本身并不是建筑师想要表达的重点。事务所创始人之一 Hartl 所提出的,希望女王陛下“利用自身的权力和财力”在白金汉宫之上为民众提供负担得起的社会住房,其实只是一个象征性的口号。醉翁之意不在酒, Hartl 真正想要引起大家注意的,是伦敦有很大一部分群体因为房价过高而无力购买住宅这一事实。薪酬提高的幅度与房价上涨的速度不成比例,这进一步加剧了本已严峻的住房危机。

虽然解决方案看上去十分极端,但想要说明的现状问题却广泛存在,这种问题不仅限于伦敦。而关于谁应该为这个问题负责,以及我们应该如何解决问题,社会上的意见分歧很大。总的来说,伦敦住房危机分为“供给”和“需求”两个部分,即住房供应和住房负担能力。

3.jpg

截至2017年,伦敦约有880万人口。自2012年以来,人口每年以1.1%的速度增长,这意味着伦敦每年新增约96000名新居民,然而每年新增住房供应量仅为不到20000套。2015年至2016年,伦敦市无家可归者的数量增加了7%,亟需提供临时住房的家庭数量也增加了6%。针对此状,伦敦市长萨迪克·汗宣布,每年将新增66000套住房以满足不断增长的住房需求。

然而关于政府采取的单方面依靠增加住房供应的数量来解决住房危机的举措,社会各方并未达成一致意见。一些人将矛头指向海外投资者,而另一些人(如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负责人 Patrik Schumacher )则坚持认为增加住房“供给”正是伦敦所需要的。事实证明,“供给”的问题,并不是伦敦房地产市场和住房危机所面临的唯一问题。

大部分在伦敦居住的人无力承担购房风险,甚至连租房也会面临经济负担方面的困难。作为欧洲房租最贵的城市,在伦敦市中心租用一套无家具的三居室公寓的平均价格是英国总体平均价格的三倍多。每年薪酬的微弱的上升幅度(2011-2017年间仅有1.1%的提高)完全无法适应房价的飙升(过去十年每年近8%的涨幅)。

这些结构性经济问题可能需要数十年时间才能解决。许多建筑师、规划师和设计师也对此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试图减轻住房市场的压力。就像是建筑可以对环境产生影响一样,这些建筑师、规划师和设计师也希望通过建筑手段来解决社会问题。

4.jpg

建筑师 Peter Barber 就是这样一位有情怀的践行者,他致力于解决住房问题和城市生活问题,并让二者协同发展。他在伦敦东区的 McGrath 路的一个开发项目中提出了“背靠背住宅”的构想。“背靠背住宅”其实是一种传统的住宅组织类型,背面相对的两户住宅共同使用一面墙的两侧。这种住宅组织类型在过去由于缺乏户外空间而为人诟病,但是建筑师 Barber 的创新设计却解决了这个问题。设计让住宅围绕一个带有共用中央庭院的广场排布,并为面向街道的住宅单元提供向内深深凹进的私人门廊。这个拥有26个住宅单元的项目开发密度高,而社区氛围并未因此削弱。建筑师 Barber 的创新设计为住户带来了更多福利。

Barber 的做法很好地响应了市长萨迪克·汗的住房建造计划,并且已经在伦敦市多个经济适用房项目中得以推行,特别是 Ordnance Road 和 Worland Gardens 的项目。这些开发项目使用当地建筑材料,重新诠释传统建筑风格,以适应当代人的审美品味和当代建筑的建造方法。这些设计有利于促进社区氛围的营造,使居民可以共享规模适宜的社区空间,虽然这些空间(与过去的庄园相比)相对较小。

而建筑师 Barber 对于住宅方面的探索并不局限于此,他对于问题的思考已经超越了单个项目的尺度。他提出了在方圆100英里的范围内,建设一个线性城市的宏大构想。 Barber希望通过围绕伦敦绿带圈( London‘s green belt )的轨道交通的连接,创造出一片高密度的郊区,来缓解城市内的住房压力。这种城市尺度下的设想不仅仅是英国“田园城市”创始人埃比尼泽·霍华德( Ebenezer Howards )的思想演变,同样为解决严峻的城市化问题指明了新的方向。

5.jpg

与住房危机相关的另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是临时住房。这是外伦敦自治市之一的伊灵市的一位议员提出的。他指出城市中的某些区域房价飙升得离谱,“甚至连医生都买不起住房”。面对这种情况,由 QED 可持续城市发展计划署( QED Sustainable Urban Developments )主持建造的伊灵市集装箱项目旨在使用组装“元件”的概念创建耐用的、适用性强的临时住宅。运输装载装置与模块化设计十分契合,其结构的完整性与项目的临时性特征也非常匹配。项目希望对城市棕地和其他城市“边角”空间充分利用。这些区域只要能够被暂时征用即可。设计概念是,住宅可以像积木一样的搭砌和拆散,重新安置和循环使用。将房屋价值与土地价值分离开来,这样不仅可以降低住房成本,同时还能将地区内既有的未充分利用的空间使用价值最大化。

伦敦住房危机需要历经较长时间、采用创新手段,通过各方面共同协作才能解决。政治分歧造成的有关政策无法顺利推进,可能会阻碍城市的进步和发展。不过面对重重挑战,设计师们似乎更加跃跃欲试。无论是号称可以与皇室成员共同生活的白金汉宫加建提案,还是为了向皇室生活品质看齐提高普通民众居住质量的种种措施,与当地社区和政府加强合作来推进这些想法实施,才有可能在住宅危机的解决方面取得突破。路漫漫其修远兮,住房问题得以彻底解决的未来并不会很快到来,还需要各方力量上下求索。

翻译:许立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投稿邮箱:contact@landscape.cn

联系电话:010-62747757

  • 给Ta打个赏

0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