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文章  /  正文

德国瑞士再保险公司办公楼景观设计

member 2004-04-28 来源:景观中国网
德国瑞士再保险公司办公楼景观设计

  瑞士再保险公司(Swiss Re)新办公楼刚刚在慕尼黑近郊工业园落成,其建筑及景观设计独特,充满艺术灵感,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现将此案例介绍给大家。

  独特的“绿色幕墙”

  三位来自汉堡的建筑师波特(Bothe)、瑞查特(Richter)和底黑拉尼(Teherani),在1998年的方案竞赛中一举夺魁,并进一步完成了实施计划。方案中3位建筑师把16个长方形的办公楼(两层)分成4组,架高6.5米,底层设计为园林景观空间,扩大了规划中的绿地面积,景观设计师的设计范围进入了建筑的首层空间。

  在立面设计中,建筑师出人意料地让绿色植物反客为主,大胆地在办公楼群的四周,架设一组边长为150米,高为17米的双层回廊,并让藤蔓植物攀缘其间,形成颇为壮观的绿色幕墙。

  这个独特的“绿色幕墙”设计理念得到了投资方的认可,并为此追加了投资。同时在当地请到了擅长做垂直绿化的Kluska设计事务所,景观设计师与建筑师通力合作,紧密配合,使这一方案得以完美实现。

  双方在合作中,建筑师根据藤蔓植物的生长特点,在回廊设计中,预留了便于植物攀缘的支架及金属网,而景观设计师则选择那些便于养护管理并耐修剪的攀缘植物,如紫藤、野葡萄等作为主要植物材料。等到“绿色幕墙”初具规模后,景观设计师则根据具体情况,对“绿墙”进行修剪,开出了不同形式的“绿窗”,使工作人员能领略窗外的美景。

  在天气晴朗的午后,如果运气好的话,阿尔卑斯山脉可尽收眼底,这面“绿色幕墙”在不同的季节会显现出形态各异的景观效果,供人游赏。这种有生命力并富于变化的“绿色幕墙”,是那些造价昂贵的合金或玻璃钢墙面无法比拟的。

  这种设计理念反映出当前欧洲建筑设计中的一种绿色思潮。汉堡的3位建筑师并不是欧洲首次尝试运用绿色植物材料来创作的建筑师,早在他们之前,法国建筑师佛兰考斯(Francois)和利韦斯(Lewis)就在蒙特波里尔市(Montpellier)的一处住宅设计中,把野生的草本植物材料种植在该住宅楼的外墙上。而巴黎的著名建筑师多米尼克·波岩特(Dominique Perrault)则在德国首都柏林某体育馆的设计中,把主馆一半埋入地下,用来突出四周优美的苹果林。愈来愈多的建筑师还顺应着这股绿色思潮,力图打破传统的设计手法,使建筑设计更紧密地与自然相结合。

  鲜艳的“四色园”

  如前所述,尽管建筑师把16个办公楼架空,地底层让给景观设计师,但毕竟上面有建筑楼层遮挡,地下又有大型停车场,因此很多空间是不宜种植植物的。投资方希望景观设计师因地制宜,另辟蹊径,设计出别具特色的景观效果。为此,该公司请来了近年来活跃在欧洲大陆的美国著名景观设计师玛萨·舒瓦茨(Martha Schwartz)女士,来做环境设计。

  随着西方,尤其是美国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能源危机”,社会变得日益动荡不安,这种急剧的变化使得人们不得不从各方面进行严肃认真的反思,艺术家们当然也无法置身其外。于是,各种新兴的艺术类型,肩负着反映社会各阶层现实状况的使命出现在历史舞台上,这其中就包括有极简主义。极简主义,又称最低限度艺术,它是在早期的结构主义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一种艺术门类。最初,它主要通过一些绘画和雕塑作品得以表现。很快,极简主义艺术就被彼得·沃克(Peter Walker)、玛萨·舒瓦茨(Martha Schwartz )等先锋园林设计师运用到他们的设计作品中去,并在当时社会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和争议。

  20世纪30年代悉尼先锋派艺术的重要特征是,响亮的色彩与硬边线的半抽象结构,对表现运动感有兴趣。到60年代,澳大利亚的先锋派艺术开始与美国的潮流协调,抽象绘画主要表现出硬边艺术、视觉艺术和色域三种类型。玛萨·舒瓦茨是20世纪80年代崛起的美国先锋派景观设计师,其作品以看不出传统意义上的英式自然风致园的痕迹。由于她是学艺术出身,在创作中多以鲜明的色彩、巧妙的平面几何构成,以及别出心裁地选用全新的景观材料,使作品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早在20世纪70年代末,在波士顿私家花园里,她就把烤好的面包整齐地排列在花园的小径和地面上,取名“The Bagel Garden”,发表在美国的专业杂志上,开始引人注目。80年代中期,她与彼得·沃克(Peter Walker)合作设计的一生化公司的屋顶花园,“Splice Garden”把法国的巴洛克花园和日本古典园林“拼接”在一起,并“种”上了修剪过的塑料植物,这一作品给她带来了广泛的赞誉。她说,“人们只有激动着,才能被感染”。不管是谁,看到这些作品时,都会被其简洁、现代的布置形式、古典的元素、浓重的原始气息、神秘的氛围所打动,它们所反映出的那种鲜明的特色如同闪电一样照亮了昏暗的天空。艺术与园林的无声结合赋予了作品全新的含义。她喜欢躲藏在自己作品的树丛后面,观察人们在参观她的作品时,表现出来的惊奇的面部表情,对她来说这是最大的奖赏。

  在本次景观设计中,玛萨·舒瓦茨对现状进行了细致的分析,为配合建筑师解决办公楼群之间交通导向过于复杂的难题,她对应四个办公楼群的平面布局,设计出四个以不同色彩为基调(红、黄、绿、蓝)的园林景观“四色园”。帮助人们识别方向,只要工作人员通过玻璃窗,踩着庭院地面的色彩就可以确定自己的位置。在平面设计中,她模仿当地农田的肌理,采用直线条划分空间,以反映本地景观特质。

  在“四色园”设计中,针对每种色彩选择一种材料或形式,以示相互间的区别。例如在红园中,选用染成红色的圆木柱作主要材料,其中的园路亦是由染成红色的沙石铺成的。沙黄色的天然石块则成了黄园中的主要要材质,而深蓝色玻璃方块为蓝园的主角,在绿园中则是在长方形金属盒里填充绿色的玻璃碎片。并且考虑到大部分空间是在办公楼的底层,通常光线不足,故在每个园中都设计了金属圆球方阵,通过其对光线的反射来增加亮度。

  在植物选择上,多采用浅根性的草灌木,而不用大型乔木,并结合不同的色调或选用单一的植物,或用观花、观果植物。例如在红园中,种植卫矛(Euonymus alatus),秋季品赏红叶,冬季欣赏其红色的果实,令人神往。而黄园最灿烂的季节是夏季。

  在办公楼内院的设计中,玛萨·舒瓦茨对应于“四色园”,重复同样的材料,在面积为1500平方米的内院里,创造出“四色水池”。

  玛萨·舒瓦茨是幸运的,建筑师为其提供了足够的活动空间,而投资方——瑞士再保险公司,更给予她创作上的一切自由。玛萨·舒瓦茨在景观设计师中属于强硬派,为了实现自己的设计,她有自己的办法,在方案阶段,效果图画得非常漂亮,如果甲方按约定投入资金,则可;否则按照玛萨·舒瓦茨的说法“我就把树和小品换成塑料的,给他们放上去。”幸好,这次本分、实在的德国人对她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景观材料要经久耐用,不然,或许我们在“四色园”中能找到一群“塑料青蛙”呢!

作者简介

丁一巨
1990年获南京林业大学硕士学位,获得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博士学位后在该校工作,同时兼职于德国瓦伦汀景观建筑与城市规划设计事务所。2003年担任该事务所中国地区首席代表。

罗华
北京林业大学园林规划设计专业硕士,现任上海锦源景观设计工程公司总设计师。


  • 给Ta打个赏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