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保留沈重为时已晚?

admin 2009-09-07 来源:景观中国网
9月2日下午,沈阳市铁西区举行了“沈阳铁西现代装备制造业与现代建筑产业研讨会”,此次研讨会是第八届中国国际装备制造业博览会的系列活动之一。沈阳老百姓很熟悉 “制博会”这个名词,它是沈阳市一项具有国际影响的重要活动。同一天,宋敬泽也在参与“制博会”的有关展览,如此大型的工业主题活动,让他不能不联想到沈重,“真希望制博会能增加工业遗产保护方面的内容,一方面给快餐式的展会增加点文化底蕴,另一方面给工业文化发展现状提供一些反思的机会。 ”


7月24日,煤气站储煤场。


9月3日,煤气站储煤场。


已经封闭的厂房。


7月29日,煤气站主路口。


9月3日,煤气站主路口。

  □“制博会”可否增加工业遗产保护方面的内容

  □ “德国吊”的最终命运,很可能是被当作废铁卖掉

  □铁西区那么多工厂都拆迁了,留下一个行不行?

  □必须对工业遗产给予足够的重视,因为它是工业时代文明的一个体现

  别忘记镌刻荣誉的历史陈迹

  9月2日下午,沈阳市铁西区举行了“沈阳铁西现代装备制造业与现代建筑产业研讨会”,此次研讨会是第八届中国国际装备制造业博览会的系列活动之一。沈阳老百姓很熟悉 “制博会”这个名词,它是沈阳市一项具有国际影响的重要活动。同一天,宋敬泽也在参与“制博会”的有关展览,如此大型的工业主题活动,让他不能不联想到沈重,“真希望制博会能增加工业遗产保护方面的内容,一方面给快餐式的展会增加点文化底蕴,另一方面给工业文化发展现状提供一些反思的机会。 ”

  几乎每座城市都会围绕自身的特点来设计具有地区优势的城市活动,并且通过这样的活动提升城市知名度、城市形象以及促进城市继续发展。 “制博会”之所以成为沈阳的一枚标签,是与沈阳雄厚的工业基础、悠久的工业历史分不开的,在中国的城市举办国际装备制造业博览会,有哪比沈阳更适合呢?

  隐藏在城市活动背后的是一份信心和骄傲,工业是沈阳引以为自豪的城市品牌,也是渗入到每一寸土地里的城市个性,无论是沈阳人自己或是来自任何地方的声音,都把沈阳同工业、工人、机器视为不可分割的整体。这是过往近百年间的记忆打在沈阳身上的烙印。今天,承载这些记忆的除了档案之外,还有为数不多的工业文化遗产。当“制博会”再度来临,当人们期待着沈阳工业的继续腾飞时,为今天的一切荣誉打下基础的历史陈迹,也不应该被忘记。

  煤气站已面目全非

  一周前,宋敬泽带着来自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记者把沈重看了一遍。这位记者是在看到本报有关沈重的系列报道后,通过中国记忆网与宋敬泽取得联系的。 “那位记者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我陪着他把几处重要的具有文物保护价值的厂房都看了一遍。 ”

  本报记者在沈重采访期间,煤气站的拆迁工作才刚刚开始,记者有幸看到了它的原貌,并且也在进入车间的一瞬间感受到了油画一般的怀旧气息,就像宋敬泽所说的,如同穿越时光隧道。记忆是很虚幻的,不过,那次亲眼目睹煤气站车间的经历,却让记者真切地感受到记忆原来可以那么具体而实在。几周时间过去了,现在的煤气站已经变了模样。 9月3日的煤气站,当年为了储煤而挖的地下煤场已经被清理,水泥地面已经被砸掉,与煤气站相连的办公楼也早已拆迁完毕,煤气站车间的墙上凿开了大洞,据说是为了方便拆卸设备。煤气站外停着一辆产于1956年的德国制造的铁路吊车,在宋敬泽的理想中,是期待这架吊车可以被作为文物摆放在工业博物馆的展厅里,不过,这仅仅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吊车最终的命运,很可能是被当作废钢铁卖掉。

  “我领着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那位记者进到煤气站看了一眼车间,基本都拆得差不多了,等设备拆完,这里也就彻底没有了。 ”宋敬泽说,拆迁队已正式进驻到铸钢公司的办公楼,铸钢公司也就是原来的炼钢车间。这是否意味着炼钢车间主厂房的拆迁工作也即将开始了呢?

  最近,每一个有可能跟保留沈重发生关系的消息,都在牵动宋敬泽的神经,工程院院士来沈阳了、《沈阳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开始施行了、制博会开幕了……尽管大面积保留沈重工业建筑的希望非常渺茫,宋敬泽依然想坚持到最后一刻。

  土地早就有主了

  “土地早就卖了。 ”铁西区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这样告诉记者,“去年登过土地拍卖的公告呀。这里将来是用于房地产开发,有几个住宅项目,也有商业地产项目。厂区原址会插个标牌,注明这里是原沈重的所在地”。

  来自沈重的消息也如出一辙,“都已经卖掉了,厂里各个车间基本都搬得差不多了,就剩机关还没搬。现在呼吁大面积保留沈重,坦白说,为时已晚,土地都已经拍卖了,如果在拍卖前争取,也许还能有点儿可能。 ”

  记者从厂宣传部门了解到,今年5月,中央电视台10频道《中国记忆》栏目在沈重炼钢车间主厂房进行直播活动,结果,还促成了厂房内部分工业遗产实物将会被保留下来。由于节目对未来即将在沈重原址上建设起来的工业主题文化公园进行了报道,如果最后什么都不留下,那显然违背了节目报道的初衷。当时,在厂宣传部部长刘晓东的建议下,区有关部门决定把炼钢炉保留下来,将来摆放在工业文化主题公园内。刘晓东同时也建议整体保留炼钢车间主厂房,“厂区全部保留不可能,那么是否可以留下炼钢车间主厂房,再保留一座‘锯齿型’厂房,铁西区那么多工厂都拆迁了,留下一个行不行呢? ”刘晓东接待过许多来自国内外的研究者与参观者,沈重作为工业文化遗产得到的是毫无争议的一致的惊叹和赞美,因此,尽管沈重老厂房的存留与企业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出于对工业文化遗产的爱护和尊重,他依然希望能够把那些确实具有重要价值的厂房和设备保留下来。

  工业遗产也是文物

  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院长俞孔坚曾经为沈阳冶炼厂做过保护规划,然而,沈阳冶炼厂最终被拆除了,他曾经多次为此事感到十分遗憾。他认为,要像对待文物那样对待工业遗产,人们总是很重视农业社会时期留下的遗产,譬如古城保护、古村落保护等,但是对待工业遗产却不够重视。 “我十分痛心地看到沈阳、哈尔滨、上海、北京等中国重要的工业遗产正在消失。工业社会时代的时间不长,至今只有二三百年的历史。人们普遍认为,工业时代留下的东西是丑陋的、污染的,于是采取了退出第二产业,引进第三产业的策略。所以,这个工业时代的历史很容易被人忘掉。 ”

  并且,俞孔坚提出,工业文化遗产绝不是不具备开发价值的,除了做遗产博物馆向公众展示之外,其实,它们还拥有多方面的价值,比如建立高科技园区以发展高科技产业,建设现代艺术馆、文化中心、公园等发展文化产业。 “保护工业遗产并不仅仅是把它当作博物馆来保护,而应该是再利用。一个工业时代留下的东西都可以被评为世界遗产,这就提醒我们必须对工业遗产给予足够的重视,因为它是工业时代文明的一个体现,反映了那个时代的历史状况和技术水平。 ”在俞孔坚领导的工业遗址改造项目中,煤气厂可以变为现代艺术公园,厂区里的水池可以变成儿童戏水池,钢架可以当作攀援场地。工业文明与现代文明相结合后,两者都可以焕发新的生机。

  铁西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商国华认为,文化的事应该用文化规律办,不能用商业规律作文化发展的主导思想,在国内生产资源日趋紧张的状况下,如何利用好沈阳的工业文化遗产资源,将关乎沈阳未来的发展。

  在中国记忆网上,名叫“保重”的网友上传了一张由他拍摄的炼钢车间主厂房照片。与许多以恢弘的空间为主题的照片不同,这张照片上的主角是一只小猫。 “保重”写道:“那是一只工人们养的猫,它没有随搬迁的主人们一起离开,现在仍然独自生活在炼钢车间的空厂房中,每当有人来,都会跑过来探头看看,好像在等昔日的主人们。如果我们的呼吁保护行动未获成功,它可能连睡觉的地方也没有了。 ”



11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