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项目   /  景观  /  正文

张唐作品 | 杭州良渚文化村劝学公园景观设计

张唐景观 2018-07-06
原创
  • 项目名称:
    杭州良渚文化村劝学公园
  • 项目地点:
    中国浙江杭州
  • 项目规模:
    25000㎡
  • 设计公司:
  • 委托方:
    杭州万科
  • 摄影师:
    张海、姚瑜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ebp.jpg

20180706_095042_001.jpg20180706_095042_002.jpg

找寻最合适的设计

相地:

对我们来说,项目总是从场地踏勘开始的。从场地上发现蛛丝马迹,然后层层展开。各种线索扭在一起互相影响,需要在里面找到答案。

有时候觉得景观设计师应该可以成为不错的侦探。

640.webp (2).jpg

劝学公园的立项之初的定位,是作为整个良渚文化村区域的西南门户的。结合新建道路,联通了杭州城市道路东西大道和文化村主要道路风情大道。公园南北向260米,东西向90米。

通过几次的现场勘查,设计条件逐步明确,公园所在区域北高南低,南北向高差接近10米,东侧是已经建成并投入运营的学校,西侧为新建商业与住宅组团,南侧是城市道路东西大道,北侧为原始山体,除了一些常规的基本条件外,像每个项目一样,都会有一些特殊的设计条件和要求等待着设计来解决。这个项目的“例外”也不少:

首先项目的用地是农业用地,之前的场地整体就是一个社区农场。公园设计不能过多的改变原始的风貌,也就是绿色生态为主导的风貌;另外两条高压线从场地中间纵向穿过,高压线下的种植有明确的高度限制;再有,场地南侧靠近东西大道又大体量的市政水泵站不能搬迁,“钉子户”原始标高比较低,又要留车行道路进出。

场地的限制往往是设计的突破口。


关注:

设计过程中,有几个比较关注的大问题,首先是场地的“体积感”,原始场地和规划的区域高程相比,显得非常低洼,从周围道路看基本上一览无余。作为一个新的公园,区域的门户,我们希望场地能有一定体量感。土方地形的重新塑造使北侧山体的感觉能绵延公园里。这个想法贯穿了设计过程的始终,方案阶段画大剖面研究和确定场地的最高点和周围道路的关系,然后又做了手工制作实体模型来验证高差关系和体量感。

640.webp.jpg

20180706_095042_003.jpg

通过交通和人流分析,公园的主要人流进入方向有三个点,其中两个是街对面的商业过街入口,分别位于西南和西北两端,入口的重要性不言自明,另外一个入口位于东侧学校的人流方向,公园在功能上还是充分满足学校的“室外课堂”的需求,让学校师生很方便的能到达公园和公园内的生态农场。三个入口区域也就此明确。

三个入口,三条感知公园的途经。

20180706_095042_004.jpg

立意:

公园名为“劝学”,来源于旁边楼盘,楼盘名又来源于旁边学校。总而言之,劝人多学习就对了。正好和Learning Landscape的意思一致:公园是一个放松休闲的地方,但如果慢下来会发现还暗藏了一些别的东西。

寓教于乐应该是很符合该公园的场地位置特征。

西北侧入口进入后,伴随流线的是科学认知墙,将近一百米长,2.3m高的锈板墙上阴刻着由宇宙宏观到细胞微观尺度变化。让原本简单的边界多了一个观看的层次。人们缓缓的绕过主体地形,抵达星球温室后,空间就豁然开朗起来。到此,流线的功能完毕,自己选择目的地吧,或登高望远,或奔跑向下。

640.webp (3).jpg

西南入口是公园的主入口,和商业的主入口对应,进入公园后是自然认知区域。利用适当的立面和高差处理,让原有的水泵站悄悄的藏在冲孔钢板墙的后边,更多的让人们注意跌阶而下的樱花林。穿林而过的观鸟台是无障碍的坡道,台阶和坡道抵达区域是整个项目的最低点,湿地花园,所有场地的雨水通过场地西侧的雨水沟汇集于此,滞留并净化。所容纳的水量也是经过结算得出的合理的大小。坐在水边的长凳上看公园的地形,最能体现改变后公园体量和北侧山体的延续感了,仿佛原来就应该这样。

东侧学校入口,意图明确,进来吧,往左手走,去小农场打理自己的田地,用互动灌溉装置给植物浇水,听老师讲解自然的奥秘。往右手走,林荫场地下,互动水景喷泉等待着动力的提升,曲折的水溪等待着改变流水方向。或者干脆什么也别想,到大草坡上撒个欢。想象一下那里是银河系的,然后跟着旋转。

公园不但呈现出了应有的体积感,还放置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高点,高点上隐藏一个“彩蛋”,打开彩蛋的唯一条件是阳光。阳光下你的投影所抵达的位置是时间的坐标。也是整个设计不同维度的体现,这里有宇宙的尺度,有时间的变化,有空间的转换。

20180706_095042_031.jpg

良渚文化村在过去的一些年,陆陆续续建设了很多个开放式公园和文化设施,吸引了人们入住。但随着建设逐渐接近尾声,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公园的管理应该谁来负责?我们在设计的时候曾经希望业主能组织一个类似“公园之友”的基金会来管理维护公园,但可惜没有成功。目前公园交由学校管理,基本上处于无维护状态。

其实公园的真正的主人不是设计师,不是建造方,而是使用者。一个大地雕塑在设计师看来是景观,是设计,在放学的孩子眼里,就是放飞自我的天地。公园还没有正式的开园,孩子们已经充分的发挥想象力来“玩”这个山坡了,天气晴好的时候来,你看他们横着身子,挨个从山坡上滚下来,冬天下雪了,更是开心,一人一个小板,垫在屁股下面,转眼就滑到水边了。还可以利用工具,滑板车沿着银河步道盘旋而下,上下几个来回都不觉得累。

希望有一天,这些良渚文化村的小主人们会意识到这个公园的价值,成为照顾公园的主人。

设计好像充满了“意外”,但真相只有一个,最合适的设计也只有一个。在孩子看来,简单的公园意味着无穷的玩法。

打赏
  • 给Ta打个赏

4

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

相关项目